不敢苟同

墙头多
Ky退散

【杰佣ABO】救赎 下

bug多   ooc

              三
  
   自从那次补习之后,奈布总觉得精神恍惚,童年旧事像是幻灯片般浮现在脑海里,并且挥之不去。
  
  邻居家哥哥的脸已经变的有些模糊,如果没有那张照片,他或许便成为泛黄的回忆,隐藏在心里。
  
  奇怪的是,最近他在看着相片的时候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杰克的脸。
  
  像往常一样,奈布来到杰克家上课,打开门,却发现杰克正躺在床上睡觉。
  
  他情不自禁地走到床边,掀开杰克被浓密的头发遮盖住的额头。
  
  奈布想确认一件事。
  
  杰克的额头上有几条细密的疤痕,很浅,浅到几乎发现不了。
  
  尘封的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而出。
  
  杰克被细微的声音吵醒,一起来就看见奈布站在他床边。
  
  奈布定定地站着,像一尊雕像。有液体从他的脸上滑过,留下一条晶亮的痕迹。
  
  杰克被吓了一跳,他起身把奈布拽到怀里,用健壮的大手抚摸着他的后背。
  
  杰克的怀里很温暖,有着淡淡的玫瑰香气,像是躺在玫瑰花丛里。奈布往杰克的怀里蹭蹭,贪恋着杰克怀抱的温度。
  
  雏菊香渐渐充斥在房间里,杰克的脸也变的通红,抚摸着奈布后背的手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人是你,对吗?”
  
  从杰克的怀里传来奈布的问询声。
  
  奈布的声音因为半发情而显得绵软无害,但说话的语气却像是盘问出轨的丈夫一样可怕。
  
  “你知道了吗?”
  
  杰克抚摸着奈布柔顺细腻的头发,话语里带着宠溺和不易察觉的欣喜。
  
  “对啊,我知道了。如果我有力气,我会狠狠的打烂你的脑袋。”
  
  “可以,但首先奈布,你是想和我在一起的,对吧?”
  
  奈布缄默不语,但杰克还是感觉到他在自己的怀里点了头。
  
  “那么,我被你的信息素搞得发情了,奈布不应该帮帮我吗?”被杰克的话吓了一跳的奈布,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怀抱,拼命往门口跑去。
  
  杰克一把他捞起来,一转头扔在了身下的豪华大床上。他凑到奈布的脖颈处,清新的雏菊花香钻进了鼻子里。
  
  一个正在半发情的omega就在旁边,而他的alpha却因为顾及伴侣的感受而什么也不能做,对杰克来说没有比此时更加煎熬事了。
  
  杰克的抑制剂昨天刚用完,还没有来得及买新的。他现在迫切地希望来个医生送点抑制剂过来。
  
  “杰克,我的手机里有一个医生的号码。”奈布像小时候那样敏锐地觉察到了杰克的内心想法,把艾米莉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等到艾米莉来的时候,奈布已经浸在玫瑰香里睡着了。他蜷缩地躺在床的一角,显得无助又充满戒备。
  
  杰克怜惜地摸着奈布的脸,把抑制剂仰头喝下。
  
  “这孩子是我这一个月里唯一遇到的男性omega,而且你们的契合度相当高,不得不说你是个幸运的人。”艾米莉把剩余的抑制剂放在盒子里,边整理边说。
  
  “当然,遇见他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
  
                   四
  伦敦是个阴沉多雨的城市。但杰克仍旧记得,遇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晴朗的午后。
  
  杰克并不记得家的样子。
  
  他只知道童年的家里总是充斥着伏特加和香烟的味道,同时也掩盖住了那些不易察觉的腥甜香气。
  
  他没有听过什么音乐,在耳边回想的总是母亲崩溃的悲鸣和那个男人的训骂。
  
  毒打是常有的,他的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和被烟头烫伤的小洞。男人不敢在我脸上做什么文章,那会让他被警察抓走。
  
  不得不说,在某些事情上他做得相当优秀。
  
  那天,他被勒令到花园里去修剪那些满是尖刺的玫瑰花丛。
  
  “你好?”
  
  从栅栏的那边传来声响,一个不大的小孩站在那,正怯生生的看着他。
  
  他是一个怪胎,和谁说话谁就会受到诅咒,周围的人一直这么说。所以杰克并没有回答小孩的问题。
  
  他又在旁边叽叽喳喳了一会儿,杰克知道了男孩叫奈布。
  
  他看杰克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连皱皱眉头也没有,便对他说了再见,然后就跑开了。
  
  后来。
  
  每当他在院子里逃避鞭打时,总会遇见奈布向自己问好,他蔚蓝的眼睛里似乎流淌着纯真的溪流。
  
  在两人熟识之后,杰克便总是在男人宿醉时偷偷跑出去和奈布玩。
  
  杰克依旧不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他。但奇怪的是,奈布总能透过杰克的眼睛明白杰克的想法。
  

  
  “你的胳膊是怎么了?”
  
  奈布掀开杰克的衬衫,伤痕累累的手臂看着让人胆战心惊。
  
  他抓着杰克往家跑,用酒精和消毒水均匀地抹在溃烂的伤口上。
  
  杰克被疼的咧嘴,精致的眉眼皱在一起。但他第一次觉得疼痛也如此幸福。
  
  
 
  他们经常去公园的草坪上疯跑,温和的风从他的耳边溜过。杰克在那天明白了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
  
  这样的生活平淡却有滋有味。
  
  他一直觉得奈布可能是上天派来的救世主,拯救了卑微可怜的自己。
  

  再后来。
  
  那个男人因为吸食过量红冰去世了。
  
  母亲说要带着杰克离开这个充满痛苦回忆的地方。但对于杰克来说,这里不只有痛苦,更有着快乐的回忆。
 
  在出发前的火车站口,杰克最后一次看到了奈布。
  
  有溪流从奈布的脸上滑过,懵懂的爱在里面流淌。
  
  杰克确信着,他们总有一天会重逢。

〔杰佣ABO〕救赎

                  一
  omega
  
  雪白的诊断书上清晰地在性别处写着这个词,但奈布却觉得明晃晃看不清楚。他皱着眉头,手紧攥着被汗水浸湿的纸单。 

  “萨贝达先生。”
  
  美丽的医生明显注意到这个稀有的男性omega无法接受分化结果,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了。
  
  “萨贝达先生,您也不用那么害怕。现在的抑制剂技术已经非常完美了,你不用那么担心。”
  
  说完,医生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塑料盒子。
  
  “里面装了抑制剂,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奈布接过盒子和写着号码的纸条,纸条底端用华丽的花体写着“艾米丽”。
  
  奈布起身鞠了一躬,然后便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今天的天气很好,微风里伴着小雏菊的芳香,温暖的阳光让奈布感到归属感。
  
  他还是他,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切都像是一场并不美丽的梦。
  
  走回宿舍时已经是下午了,刚刚分化后的迷茫和omega的习性让奈布感到困倦。
  
  他躺在床上,用棉被裹紧自己摄取温暖。
  
  恍惚间,他似乎闻到了玫瑰花香。
  
  “笃笃笃……”门口响起了富有规律的敲门声。
  
  奈布不情愿地爬起来,慢悠悠地走到门口。
  
  一开门,就看见一位英俊的男人站在门口鼓捣着衬衫袖子上的金色纽扣。
  
  奈布认识他。
  
  谁不认识学校的风云人物,令无数omega魂牵梦绕的梦中情a,杰克老师呢?
  
  但奈布和他也仅仅几面之缘,杰克的登门拜访让奈布有些摸不着头脑。
  
  杰克向他展示着标志性的绅士微笑,应该说是必杀微笑。
  
  奈布装作没看见,请杰克进了屋。
  
  奈布的屋子很干净,也没有太多的家具。书桌上整齐的摆着教科书,有个红色的相框立在桌上。
  
  相框上镶着一张照片,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在草坪上奔跑。
  
  略小的男孩有着一头柔顺的棕头发和一双蔚蓝色的清澈眼睛。不难看出,那是六七岁的奈布·萨贝达。
  
  杰克放下相框,不知名的情愫拥向心灵深处的回忆。

  
  “奈…萨贝达同学。”

  杰克拉开了椅子坐下,语气严肃。
  
  “很明显,萨贝达同学你的英语又挂科了,对吗?”
  
  奈布似乎早料到了,他的英语一直令自己头疼。
  
  鬼知道他能搞懂微积分,却搞不定那些令人恶心的abc。
  
  奈布沉默不语,他在等待杰克的下一句话。
  
  他垂着眼,愣愣的盯着桌上讨人厌的英语书,和那个红色相框。
  
  是窗户打开了吗?
  
  奈布觉得有些冷,有虚汗从额头上滑下来,他的眼皮耷拉下来。从屋子的某个角落里飘来一阵阵的玫瑰花香。
  玫瑰的香气让他想起小时候邻居家的小花园,和那个从来不说话小哥哥。
  
  “萨贝达,如果下次考试你再挂科,我并不介意单独给你补补课。喂,萨贝达……”

  
  杰克的声音越飘越远,像是虚无缥缈的烟,散开了。
  
  
  天空是粉红色的,奈布感觉自己躺在软绵绵的云彩上,从远方传来玫瑰和雏菊的花香。

  一睁眼,奈布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床上的褥子铺的很厚实,像躺在云朵里。
  
  外面已经黑了。一转头,就看见杰克趴在床边正在睡觉。
  
  被子的摩擦声吵醒了浅眠方杰克。杰克揉着头发迷糊地盯着奈布看,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萨贝达同学,你为什么不告诉老师你已经分化了呢?”杰克从床上爬起来。
  
  “你被我的信息素诱导发情了,校医已经给你打过抑制剂了。我看你晕了,就把你搬到我房间里了。”杰克的声音温柔的像是四月的春风,让疲乏的自己更加困倦了。
  
  奈布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是杰克的房间。房间装潢华丽,家具做工考究。完全没有学校宿舍的模样,倒是像某个五星级宾馆的房间。
  
  资本主义的味道。
  
  奈布握握拳头,力气已经恢复了一些,走回宿舍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谢谢杰克老师,天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他向杰克鞠了一躬,接着便往门口走去。
  
  杰克一时冲动,拉住奈布的手。
  
  “太晚了,你一个omega太危险了,在这里将就一晚吧。”
  
  说完杰克就后悔了。omega走夜路确实危险。但是住在单身alpha的房间里也没好哪去。
  
  令杰克惊讶的是,奈布真的认真想了想,并且同意了他的办法。
  
  秉承着一位绅士的办事风格,杰克决定把自己的床铺留给这个刚刚度过发情期的omega。
  
  杰克脱下外套,一米九的他蜷缩在拥挤的沙发上,显得有些可怜。
  
  鬼使神差般,奈布下床把杰克叫醒。同意让他睡在床的另一边。
  
  睡在床上的时候,杰克想了想。
  
  他也许是故意的。
  
  也许吧。
                       二
  自从那次莫名的同床后,奈布总感觉杰克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但他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杰克的邀请。久而久之,杰克也识趣地不再来了。
  
  正当奈布以为一个普通的omega和一位梦中情a的故事就这么结束时,奈布的英语成绩宣布了,意料之中的不及格。
  
  当天,杰克便一脸激动地要求奈布必须要去他的补习班补习了。
  
  这就是他现在站在教室门口的原因。
  
  教室里叽叽喳喳的,奈布粗略地扫视了一下。大多数都是omega,零星有几个beat。
  
  瞄到角落的时候,他看见了个熟人。
  
  奈布坐到他旁边,用手轻轻地扣着桌子。
  
  “我怎么不知道迷人的杰克老师是ao通吃呢?威廉?”
  
  威廉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奈布愣了愣,接着大笑起来。
  
  “奈布你竟然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这些omega的味道快把我熏死了。”
  
  不知怎的,奈布明显地感觉到了周围无数锐利的眼刀几乎快把威廉和自己扎穿了。但旁边这人还是没关上他喋喋不休的嘴巴。

  奈布很想一拳打死他,但是杰克已经进门了,他控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拳头,看向杰克。

  杰克环顾四周,教室便回归了寂静。他看见角落里的奈布乖乖地看着卷子,只不过他也看见奈布的边上有一只聒噪的乌鸦在叫唤。

  杰克一眼就看出奈布旁边那个人一定是个alpha。

        嫉妒像是毒药,侵蚀了他那颗并不火热的内心。

  他把奈布调到第一排离自己最近的位置。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奈布乖顺的头发和可爱的发旋。

  杰克笑了笑,走上讲台开始讲课。
  
  讲课期间他总是瞄着底下的奈布,他正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两块钱的碳素笔神游着。

  杰克咳嗽一声,奈布便被吓得回过神来。

  对于这种小游戏,恶劣的绅士总是对此乐此不疲。
  
  讲完卷子后,杰克让大家写新发的试卷。
  
  奈布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几乎快睁不开眼睛了。他闻到了很多甜腻腻的味道,太过甜腻,让他这个不吃甜点的人有些受不住。
  
  有熟悉的玫瑰味。
  
  “奈布同学。”
  
  从头顶传来温柔的声音,奈布一抬眼,就看见噙着笑意的杰克站在旁边。
  
  奈布迷迷糊糊地像杰克道歉,然后就低着头瞅着看不明白的试卷。
  
  这简直丢脸透了!
  
  不过他也突然理解为什么杰克会那么受欢迎了。他的脸简直像是最好的催情剂,没有那个O会拒绝这样的alpha。
  
  但奈布觉得这些omega里并不包括自己。
  
  把作业交上去之后就下课了,但奈布却被点名留下了。
  
  奈布紧张地坐在椅子上,手心里全部都是汗液。
  
  “奈布,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天才……你错过了全部正确答案。”
  
  奈布早有预料,他满脑子都是杰克的脸,难如天书的试卷几乎都是蒙的。但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全蒙错了。
  
  “奈布,我觉得你需要我单独给你开个小灶。”
  
  “还有我建议你要学会收敛信息素,你全身都是小雏菊的味道。”
  
  奈布微微点头,并且敏锐地瞅到杰克发红的耳根。
  
  奈布并不认为成天流连与花海的中的杰克会纯情成这样。